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共享单车环保论:前半生绿色出行 后半生固废坟场

2017-9-19 10:41:39      点击:

共享单车环保论:前半生绿色出行 后半生固废坟场

市场版图未定,搏杀依旧,共享单车的光环却已被打上多重阴影。

  今年7月10日,杭州在全国率先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投放,之后两个月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郑州、南京、武汉、宁波、成都等10余个城市,先后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成都甚至要求,企业维修的车辆进行二次投放,也要给主管部门进行报告。

  接连动作背后,是抢占市场的共享单车的过量甚至无序投放,造成公共资源被大量占用,废弃单车造成环境污染等问题。

  共享单车用户曾欣喜于最后一公里或三公里痛点的解决,直观的看到其在便利低碳出行的效果。但在共享单车整个链条中,却有着愈加严峻的环保问题:生产厂家环保不达标、单车使用中占用公共资源、废弃后成为被遗忘的固废垃圾。

  不可否认,共享单车在低碳出行方面带来的改变和成效。同样更难否认的是,号称环保创新的共享单车,从出生到死亡,都有着难以掩盖的非环保的阴霾事实。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玮那句传唱甚广的“失败了就只当是做公益了”,曾为共享单车披上了那种决然的理想外衣,至今还犹然在耳。可真若是失败了,事实将很可能走向公益的反面。

  1、单车“坟场”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据交通部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全国共有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近70家,累计投放车辆超1600万辆,注册人数超1.3亿人次,累计服务超15亿人次。

  市场一度狂奔,隐患随之严重。

  由于抢占市场过量投放、车辆乱停乱放、车辆运营维护不到位、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等原因,各式共享单车占据大量公共资源。

  就运营维护来说,目前共享单车的运维成本尚不透明。曾有媒体对杭州公共自行车分析报道称,杭州市八万多辆公共自行车,每辆自行车的运维成本约为1000元——这甚至高于一辆新车的成本,杭州公共自行车的新车价约为740元。由此可见,共享单车的运维成本也不会太低。

  对仍在市场搏杀的共享单车企业来说,尽可能降低运维成本,保证竞争中的资金“弹药”足量,是正常逻辑之选,这意味着它们多数在运维方面难以保证足够投入,问题积累日重。

  诸多城市用以应对的限投之举,被认为共享单车将从前期跑马圈地粗放式运营阶段,过渡到精细化运营阶段,这或可有助于缓解运维失衡的现状。

  但现实总是给予最直接的反击。

  目前一辆共享单车25个部件和150个零部件组成:坐垫、框架、车轮、链条、电子锁……这些部件属于金属、橡胶、塑料等,可全车最有回收价值的车架——钢铁或铝合金制品,被回收行业内人士吐槽价格比纸还低而不愿回收。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7(摘要)》,对2016年废钢铁和废纸总体回收量与总值进行比对发现,废钢铁均价为1.35元/千克,而废纸的均价是1.5元/千克。

  曾有人以近2000万辆共享单车计算,其报废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


目前很对地方对共享单车的报废年限定为三年,对照它们出现的时间,意味着一年多以后,那些报废的共享单车将成为一个绕之不及,却又难以解决的巨大城市问题。

  更甚者,出于成本考量,知名非知名的共享单车都在出现损耗后,被大量随意丢弃,目前已堆积成为“垃圾山”,被形容成垃圾“坟场”,环境问题已然严重。

  另一方面,随着市场洗牌加剧,再加上退出管理机制的不完善,一些共享单车企业退出市场后,此前已投放的共享单车无人处理,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隐患。

  曾有媒体报道,杭州的骑呗公司今年初在合肥市场投了5000辆共享单车,7月份该企业正式宣布退出合肥市场,而之前投放的共享单车没有采取任何回收措施,任其“流放”街头。

  2、生产源头的污染

  链条的中端和终端,问题重重,悬而未决。

  而当我们溯及源头,会发现在公益、环保低碳的亮色外衣下,共享单车还有着难以忽视的“原罪”。

  此前有新闻报道称,天津两大自行车制造商富士达、爱玛环保不达标部分车间被查封。

  根据天津政务网公布的信息,环保局在调查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时,现场正在生产,喷漆及烤漆车间产生的废气确有异味。另外,爱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因同样的喷漆和烤漆问题被关停。

  富士达和爱玛分别是ofo、摩拜的供应商。在今年4月,ofo宣布与富士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获得富士达超过1000万的单车产能。爱玛也在今年与摩拜签订了500万辆的代工合同。

  此外,还有诸如接收了不少共享单车订单的深圳市喜德盛自行车有限公司,也被查出环境保护设施未经环保竣工验收,擅自投入生产。

  以ofo和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兴起,很大程度上促生了不少传统自行车生产商的二次春天,甚至于使其死而复生。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自行车产量8026万辆,同比下降3.36%,这一数据在2016年继续下降0.26%。

  激烈的竞争,产生了一张张大小不同的订单,飞向各家传统自行车生产商。继续以天津为例,当地自行车代工厂一度出现扩建生产线、增加人力成本投入的盛况。

  2016年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自行车产量数据突然由降转升。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可是,这场“集体救赎”的另一面,却是诸如富士达、爱玛日渐暴露出的环保问题。

  在更为下游的供应链条中,诸如坐垫、车闸、链条和车胎等配件供应商,也难脱生产中的环保问题。

  位于浙江杭州的中策橡胶集团有限公司为天津和深圳两地的多家共享单车组装厂供应自行车轮胎。自2014年以来,中策橡胶在多地的工厂出现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不正常使用废水处理设施、未验先投等环境违规行为。

  共享单车的生产污染已被揭开一角。在政府加强监管,行业大战洗牌加剧的背景下,污染是否减少乃至消弭,抑或继续存在,依然在考验着这个利益链条。

  先污染,后治理?创新的共享单车正走着老旧的崛起之路。


关注环保!!关注欧泊!!